Léonie

C'est bon!

我在哪我家就在哪

从高中开始自己就成为广漂,由于初中太过叛逆堕落,被父母送到省外读书,各种背井离乡举目无亲,之后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只能寒暑假回家,从此故乡只剩冬夏,再无春秋。
四季不完整的故乡,四季也不完整的他乡,不知道哪里才算真正的家。
四海为家听起来挺酷的,但说白了就是哪里都不是家,毕竟你不是蜗牛可以背着房子闯天下。

在广州将近8年了,早已习惯菜品中的白灼清蒸,习惯了本地人的广式普通话,习惯了又黏又闷的夏夜,习惯了沙丁鱼罐头一样的公车和地铁,习惯了每次出门吃个饭要坐一个多小时的车…
初次来广州自己也觉得以后绝对会受不了这些东西,一定要早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人们总说长大后会成为自己曾经讨厌的人,但也许是因为小时候太simple,无法理解也不屑于去理解那样的思想,长大以后学会思考,会发现其实很多东西并没与自己如此水火不容。

我读大学的时候曾说过绝对不会当老师,这个职业太无趣,十几年来如一日每天讲着同样的东西,太不符合自己对生活的追求。
结果毕业后在它的寒暑假诱惑下居然勉强接受了,虽然这是一所超烂的民办大学,但是当其他同学还在加班算着今年有几天年假的时候,我可以像学生一样到点就回家,可以不用交房租住在学校的宿舍,虽然不是公寓式宿舍,但起码有个多功能阳台,它这一秒是阳台,这一秒是厨房,这一秒还是洗手间,并且自带叫醒服务。
由于宿舍是朝东的,每天太阳爸爸都来叫我起床,很温馨对吗?
可是5月到10月的太阳5点多就升起来了,最早的时候是4点50,广州夏天的太阳待过的人都明白,如果我不想在做早餐时被晒成非洲鸡,那我必须在它出来之前搞定一切,于是我大夏天的4点多起来做夜宵哦不早餐。
现在已经年末,太阳爸爸去南半球了,我终于可以悠闲地沐浴在毛茸茸的阳光下刷牙洗脸做早餐了,早起的习惯却依然保持着,每天早上喜欢看着太阳喷薄欲出的光景,等待着阳光倾泻在远方的树林的那一瞬间,仿佛只有经过了这第一缕阳光的照射,才能元气满满地开始这新的一天。
就是这冬日清晨的阳光,持续为我充电,让我不至于对这所学校彻底失去信心。

那天听到朋友讲她同事的恋爱故事:

他们两个还是陌生人的时候,正好同一天独自去爬白云山,按照剧情发展,此处应有暴雨,于是突然下起暴雨,正好路边有个山洞,正好有且只有他们俩冲进去躲雨,正好雨下了一个多小时,他们聊得挺high,欢乐地度过了这短短时光,于是互留联系方式,最后俩人就幸福地在一起了。

听完以后我真是觉得!为什么可以在公交车上找到男朋友,可以在山洞里找到男朋友的

永!远!是!别!人!

虽然在我身上从没发生过神奇的事情,但是少女心爆棚的我当然也会幻想幸运降临在自己身上!
幻想自己当上副教授嫁给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就像学生年代时,总觉得再努力一点就能考个好大学,想做科学家的想做李嘉诚二世的一定都可以实现。

家长们在聚餐时常常问我为什么不回家考个公务员,稳定又轻松,还有老爹罩着老妈做饭,我的回答都是“因为广州有很多好吃的呀”。
作为一个众所周知的吃货,这个回答真是毫无破绽。
虽然我常常要花一个多钟的时间坐车才能吃到我喜欢的各种虾饺和粉丝煲还有炒花蛤还有烤生蚝还有菠萝油还有(此处略去两万字),但是嘴巴里被食物塞满的幸福感让我瞬间好了伤疤忘了疼。

AND!讲真如果回家工作每天对着身边认识已久的同学,我该如何幻想自己的未来?生活真真是不可能再有波动了。

上礼拜陪同父亲的朋友到深圳为其女儿买了一套地处横岗地带面积91平价格295万的房子以后,我对广州的好感又增加了,因为同样的价格同样的地段同样的面积在广州可以买两套半了,曾经觉得自己这辈子在广州都买不起房的我突然就有了信心,不然的话我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其实生活都是如此,偶尔绝望偶尔希望,有希望有绝望才能促进人生的健康发展,正如伟大的德国军事家曹雪芹所说,事物的发展根源是其内在矛盾,矛盾是既同一又斗争的,在斗争中同一,不断在斗争中解决矛盾,发展新矛盾,才能促进事物的发展(此处还可延伸两万字以上,想听的出门左转找黄老师)。

习惯了在广州的日子里有时低落有时难过,也习惯了最终只一束阳光就能让阴霾全部消散,反正都是四海为家,不如选一个方便吃饭和做梦的地方。
作于2016.1.5

评论(1)